comeback

国庆前几天老是失眠,一开始工作就觉得身体累到极限。去无锡前一夜2点还睡不着,一入眠就梦见F,梦见10年前的时光,只是左右反转,镜面一样的图像——世界上的另一个我,那时对于未来的不安只在他面前吐露过,说出“他不肯给我学费”那句话的时候,真的觉得世界快要崩溃,所幸还是熬过来了。然后梦见扬,5年前国庆那天两个人蹲坐在文庙门口等天亮,SARS封校她日日写邮件留在我的GB上,待到可以上网时便看见20余页的留言。最低落的时候,第一次面对疫病的时候,有人倾听,被人关爱,何等幸事,而我总是自私,别扭,毫不负责地逃开。每次都认为反正迟早会失去而不肯去爱,到头来才发现会失去的唯一原因就是自己的逃避。没有办法装作若无其事的在别人已经全数忘记的时候轻描淡写的送上一句问候,说最近好吗,我很想你,祝你快乐。中秋节到底播出的唯一一个电话,竟然是打给祖母的,扯着家常,末了她却叫了别人的名字,我不作声色的应下来。想起当年写下的一张张借条,每一次签字都不自觉联想起那场景,多少年了,到底还是放不下。还有什么能比钱更有安全感,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想法,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性格真是该死的讨厌。大一放假回家的时候母亲很诧异的说你现在怎么不爱讲话了,大概是那时候开始就知道了不管讲什么都没有用,只能靠双手去做。这样的自己当初怎能通F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怎么能和扬写那么多腻歪的句子。我在无锡的每一天都在改变着,最后我失去了他们,丢弃了原本的自己。

识路依然是本能,开始觉得买地图的打算真是好笑。这是我用脚丈量过,用手画过诸多平面图的城市,我了解它的每一处,已经消失的,和还未出现的。这两天走过了很多地方,从早晨到夜晚,一直不停的走着。对了,到无锡之前,还复习了中国古代建筑史和古建筑资料集。有很多图纸变成了实物,也有很多垣壁化作尘埃。洋虹迁了新址,延嘉开了分店,上书房撤出,原址上开了家苏宁电器,电气工业化时代击败铅字时代;所幸南禅寺的书店还在,去了以前最常去的漫画书店,却对当下流行的漫画全然没有了兴趣,面对寺田克也的草稿集,几番拿起放下,最后还是选择了Matt Mattus。

今天太累了,明天再更新照片,然后去拿检查报告。

留言

秘密留言

記錄者

清少

Author:栗子/zoo/清少

  • 容易認真
  • 三觀正直青年
  • 兼愛/非攻
  • 精神分裂般地工作
  • 用心做事
    (實際上很難做到)
  • 用情做人
    (基本上總是做錯)
  • 沒有金錢萬萬不能
  • 不想裝修blog的webdesigner
  • EQ協會
  • 乾菜少年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三分田
懶人版
顔文字教室
若回首
匆匆過
子時歌
eingzone.com
無捷徑
RSS连结
只初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独闲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