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您好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紧接着标题的话,似乎只能用这句开头。

接下来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用什么话题来转接才显得不造作,只是近来着实觉得你身上发生着点滴变化。照实说也算不上什么变化,只是把真实的自我从各种身份中脱离出来——看到那句“加了知己也看不到照片”,再想起自己前些日子写的“点了也看不到”,又在低潮的心境爆出个别扭的笑点来。我想我是懂你的,就像明白自己一样——这样说在他人看来实在是大言不惭。然而我想这是确实的,不告而别也好,现在自言自语的日更也好,好像都是在很久以前在脑海里预演过很多次的片断。想要贴近他人又想保有足够的保护空间,想让别人了解自己却又端不下与生俱来的臭架子,前辈您的性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日后恐怕还是要自己折腾自己好久,改变心性又谈何容易,所以还是一起折腾吧,笑。

前辈您也是在我现在这个年纪决定开始做自己的事业的吧,最近我也一直在思索类似的问题。好吧我明白自己只是因为搬家夜班和生理期制造的三合一低潮期,只是这个命题是三年来一直埋在心底的,每到这种时候就会冒出来。对于年度总结的评级我自然是心存不甘的,但是也理智的明白仅凭下半年的出色业绩无法伪装好上半年的菜鸟形象,或许从另一角度来讲我应为自己的飞速进步感到自豪,然而我依然觉得呆在如此环境太过屈就也离我想要的回报距离过远,只是目前水准和心性都处在上下两难沾的尴尬阶段,而且我的哲学向来是“顶峰的时候如何风光那都是你自己的事,但如果你跌落不幸我绝不会离去”。所以,我想我还是暂时留下来吧,没有决定未来的方向之前,能做到唯有不断成长。

“我希望你明白,无论时间怎样更迭,环境如何变化,学习,唯有学习能让你永远充满活力,青春,宽容,谦和等等一切美好的习惯和品性。”

前辈,我现在才渐渐开始领会到: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样的,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想要感谢你,感谢你让我们以“前辈”来称呼你。多年前我就不愿叫你“哥哥”——那太过亲昵,但也不想使用“胜浩君”这样刻意制造疏离感的称谓,至于其他或宠溺或戏谑的昵称于我而言更是觉得不妥,所以“前辈”二字甚好,只有以前辈开头,我才能舒坦的同你讲这些人生中的琐事。

近来我在上网的时候往往不知应去向何处应同何人交谈,或许我已经到了俞老师所说“开始厌倦网络”的时代,又或许只是一时的不适,我也不知道,当然茫然是一定的,当自己所得非是自己所愿的时候尤为如此。孤注一掷的投身于某一领域,最终一无所获的脱身而出,回头细数连原本拥有的都在不觉间悄然流失的感觉,前辈你也有过吧,而且向来被其所扰?要向前呢,还是退回去?不能在原地徘徊,所以我羡慕少年奋斗的心性。看着他,看着他们,自己会从中获取力量和决心,该忘了的就忘了吧,前辈。

当然另一方面与年轻相对的,年龄的积淀又会带来另一种力量,诚如俞老师所言,我们不应太过在意终点,放宽心享受旅途中的一切,包括不幸与挫折。我想给前辈你寄俞老师的书,不过俞老师不出英文版这点也让我郁闷了很久,那么就用俞老师的随记来互勉吧——“我不是一个百分之百的乐观主义者,这个世界的各种纷杂烦扰有时也会压在的心上,甚至喘不过气来。但我相信这个世界怎样对于自己,也取决于自己怎样对于这个世界,况且在那些迷雾中我确确实实目睹感受到过许多闪亮的光点和瞬间。所以我从来不去放弃,尽量试着做个好人,也许还不能完全做到,但这样至少会让自己感到坦然从容一些。”

故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为可长,行可久;先质而后文;此圣人之务。

Gaining Through Losing

前辈,感谢你一直未变的承诺与等待,愿你今日也一切安好。

留言

秘密留言

記錄者

清少

Author:栗子/zoo/清少

  • 容易認真
  • 三觀正直青年
  • 兼愛/非攻
  • 精神分裂般地工作
  • 用心做事
    (實際上很難做到)
  • 用情做人
    (基本上總是做錯)
  • 沒有金錢萬萬不能
  • 不想裝修blog的webdesigner
  • EQ協會
  • 乾菜少年控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三分田
懶人版
顔文字教室
若回首
匆匆過
子時歌
eingzone.com
無捷徑
RSS连结
只初見

和此人成爲好友

独闲游